那撒修

自我认证,小七本人过分可爱

这里小七,蟹蟹你点进来😘

全职厨,烦烦脑残粉,脑洞奇葩型段子写手,评论区反复横跳选手。

实名认证奶酪酪腿部挂件兼保镖@翻滚の肉团

热爱被评论也热爱四处留评,没事儿可能会视奸评论或者点过心和手的小可爱🙈不要方张我不是怪蜀黍

最后强调下,可以转载,但请告知我一声,不然我会在角落画圈圈diss你的!

【全职同人】荣耀熊孩子联盟番外(今生篇5、6、7)

√喻子衿X黄笙笙(喻队儿子和烦烦女儿)

√依旧未完,此段为高潮部分,已结束,下次剩一点点真完结

荣耀熊孩子联盟目录

 今生篇前篇走这里: (1)  (2)   (3、4)

5

如意坊。

这是喻子衿给他传来的信息里,藏头的三个字。尽管黄笙笙今天没去上班,心情很低落的躺在床上,但并不代表,她脑袋是不转的。

黄笙笙很聪明,尽管她在队里一般都是负责行动抓人,但她的分析能力同样十分出众,只不过一般队里有人负责分析,她听着觉得对了,多半就附和一下,除非陷入瓶颈,她一般懒得动脑。

内鬼这件事算是戳到了她的底线。

在理智上来说,她既不愿意相信喻子衿是内鬼,也不愿意相信队里其他人是内鬼。在家里的这一天,她仔仔细细的分析了从这件案件开始,到昨晚队长告诉她的一字一句,她把能记起来的所有的细节都从头到尾过了一遍,这其中有太多的疑点,是她目前已有的信息里没有办法解决的。

黄笙笙感觉好头大,喻子衿这家伙也联系不上,现在她也不好回队里,完全是一个信息闭塞的状态,找不到破局的点,很气了。

打破迷雾的便是喻子衿的短信。

第一眼看过去,黄笙笙便觉得十分不对劲。她很清楚,喻叔叔不怎么爱吃鱼,他最喜欢的是白斩鸡,所以这句话一定有问题。并不通畅的话提醒着她必然藏有信息,黄笙笙高速旋转的脑袋很快便提取出了关键词

如意坊,七点。

她直觉认为,喻子衿绝对不会是坏人。尽管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讲,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,但现在的她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

一路上,黄笙笙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去有点像是“千里送人头”。万一真的撞上那些不要命的军火商,自己就带了把小匕首,连枪都没带,可不是去送人头吗?

临近如意坊码头,黄笙笙远远便停下了车,匕首插在腰后,被外衣挡着,她假装路过,不断的打量着这里。

周围避人耳目的的地方……

这也太特么的多了吧!

这个码头已经废弃很久了,周围也多半是一些废弃的军工厂,外面的墙上到处歪歪扭扭的喷着大大的“拆”字。黄笙笙在心底暗自吐槽,这“拆”字大概喷了也有好多年头了,也不见拆,就这么摆着,按照套路,这片荒废的地方,不正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私下搞见不得人的事情的好场所嘛。

按照恐怖片的套路,女猪脚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,一般都是来送人头的。

呸呸呸。

黄笙笙摇摇头,她现在可不是来送人头的女猪脚,而是来救喻子衿那个家伙的英雄救美的男猪脚。

等等,我们是不是剧本拿错了?

黄笙笙拍拍脑袋,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,这一片地形复杂,废弃工厂不少,她需要排查的范围很大,也要小心注意不能暴露自己。念及此,黄笙笙收敛了心神,专心搜索了过去。

 

 

6

一座寻常的工厂内,大概站了十来个人,里面有着一位高挑的女性,画着浓妆,她的美艳中带着点危险的味道。

大概谁都不会想到,搅的这一片天翻地覆的军火贩X竟然会是一位女性!

“你一个?”那女子开口道。

“大概会有小尾巴?”喻子衿想了想,回答道。

“那子衿你去解决干净。”

“好。”

喻子衿向门口走了两步,枪在他手中转了两圈,他说道: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来了。”

 “队长。”

 

队长从藏身的地方出来,手中的枪已经上膛,他指着喻子衿怒骂道,“没想到呀喻子衿!你竟然会是内鬼!上头派你来的时候,可是说你的身家背景都查得很清楚呢!你是什么时候背叛的?!X有什么好,值得你背叛你的职业?!”

“这个话就问的好了。”喻子衿笑着,也不忌惮指着自己的枪,他的枪口也指着队长的脑袋,“我可并没有背叛我的职业。早在很久以前,我便是徐老板的人了。”

 

徐茶闻言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喻小哥呀,你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,你这是在自荐枕席吗?不过你这样类型的小鲜肉,我倒是没怎么试过呢?”

“老板……”喻子衿笑笑,“您说笑了。您的卧底反没反水,还专门要派我来检验一下吗?您就不怕,我们都暴露了?”

“怕呀。”徐茶笑道,“这反水一个,我都害怕,要是两个都反了,那我这怕是要翻车了呀。”

“您说笑了。”喻子衿苦笑着收起枪道,“家里人都在您手上,我们哪儿有那胆子。”

“我自然是相信你们的。”徐茶上前,轻佻的勾起了喻子衿的下巴道,“这不是在关键时候嘛,好不容易搭上了麦迪先生的线,他可是很狡猾的,可不能闪失了。”

喻子衿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两步,引的徐茶连连发笑,“子衿你可真是,纯情小男生呀。”

 

 

7

到了七点半的时候,这群人等了半响,都没等到麦迪先生的消息,徐茶一向很谨慎,她毒蛇一般的眸子在队长和喻子衿的身上来回徘徊。

“看来,我真是低估你们了呢。”徐茶从掏出枪,快速吩咐道,“一个不留。”

喻子衿反应很快,他来这里开始,一直提着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观察着对面,饶是徐茶掩饰得很好,他却早就感觉到了徐茶的不对劲。于是,他提前身体就做出了反应,关键时刻闪到了障碍物后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已经尘埃落定,这一张布了许久的网,也该到收网的时候了。

 

他转头看向同样躲进来的队长,他反应慢了一拍,左臂中了弹,喻子衿皱了皱眉道:“队长,你家里人已经都被中情局救出来了,留住他们,你还可以少判几年。”

队长眼神复杂的看向喻子衿,这个时候也没工夫多解释,喻子衿道:“现在你只能相信我,不是吗?”

十打二,自己这边还有一个受了伤,喻子衿知道现在自己很不占优。

不知道能不能拖到救援。

 

那边十几个人正向喻子衿藏身的机器后逼近时,一阵急促的机关枪声响起,对面瞬间好几个人倒地。

救援!

但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

他看见黄笙笙从藏身之处冲出来,几枪很准的解决了好几个人,一个翻滚停在了自己旁边。他听见黄笙笙在他耳边骂道

“喻子衿你当你是超级英雄啊,逞什么英雄啊!还学人家当卧底,你说你一个技术警,不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后方嘛,非得来前线,还一个人搞这么危险的事情!!!你这是要把人气死吗?你当你是主角吗?想一个人解决这几十个人,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,要不是我来了,你这早就在地上躺平了你知道吗!!!!”

黄笙笙嘴上不停,手上也不停,一边骂着喻子衿,一边瞅着机会开枪。她的突然袭击让对面猝不及防,加上她枪法很准,一下子让对方损失了一半人手,让她们这边的压力小了很多。

喻子衿哭笑不得的老老实实听着黄笙笙骂他,好不容易等她停下来,无奈的问道:“怎么就你来了?救援的人呢?”

“正和麦迪那伙人交火呢!我要是不来,现在都没人来支援你好吗!!!”

“大概多久能来?”

“不知道,拖吧。”

 

黄笙笙三个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这个废弃工厂,废弃前很多机器都没搬走,多亏了这些大型机械的存在,才能掩护着黄笙笙三个人,让他们还能活蹦乱跳。

然而,队长可没法活蹦乱跳了。

他最开始的肩伤,以及后来又中了一弹,让他现在失血过多,他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。

“小喻、笙笙,你俩不用管我了,你们走你们的,我来牵制他们。”

“队长!你——”

“你也知道我是内鬼了。”队长对着黄笙笙扯出一个笑容,“抱歉,笙笙。”

 

这边围攻的几个人将他们三人逼到了死角,他们三个人又都没了子弹,此时,队长冲了出来在喻子衿和黄笙笙面前挡住了大部分子弹,还用最后一发子弹干掉了对面一个人,为他们二人拼出了一条生路。

黄笙笙眼泪刷一下就流出来了,心理和生理上的疼痛席卷了她的神经,但她咬了咬牙,用袖子随便擦了擦,将眼泪憋了回去。

她不能错过队长创造的这个机会。

黄笙笙毕竟是女生,身形较小,她速度极快的一个低头从队长旁边窜了出来,向前迈步左手一扬,匕首划过对面一个人的脖颈,一刀致命。

她抢过了那人手上的枪,头也不回的看向前方剩下的三人道:“喻子衿,你别怕,你的剑客保护好你的。”

黄笙笙此刻的身影非常的帅气,一个利落的闪身,躲进了一个靠近对方三人的障碍物,一枪打中了对面的一人。

此时,这把枪的最后一发子弹,也用尽了。

 

现在就剩那个徐茶和她的一个手下了,或许是苍天眷顾,他们二人也没有子弹了。

 “一群没用的东西,十几个人被三个人消灭的只剩下一个了。” 徐茶气笑了,活动了活动手关节,从口袋掏出了把刀,冲着仅剩的那个手下道,“速战速决了。”

黄笙笙见他们也没了子弹,便也深吸一口气,从障碍物中走了出来。

“今天,不会让你再跑了,徐老板。”

“小姑娘口气倒是不小呀!”

黄笙笙看着两人向自己冲来,她咬了下舌尖,让自己的头脑愈发冷静了起来,她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进入了准备状态,时刻准备着对攻来的二人做出最正确的反击。

 

“砰!”

黄笙笙惊讶的看着徐茶的那个手下倒在了原地,一颗子弹精准的命中了他的眉心。黄笙笙惊讶的微微回头,只见喻子衿看着她的眼睛,双手还保持着拿枪的姿势,

“剑与诅咒。剑之所至,诅咒也如影随行。”

 

这一刻,黄笙笙持着匕首站在前方,喻子衿持枪站在她的身后,她保护着他,而他也在保护着她。

游戏中的剑客与术士,仿佛在这一刻与二人重叠。剑客永远挡在术士的前方,一路披荆斩棘,斩灭来敌,而术士永远会在她身后,布下一个又一个的诅咒。剑客在前方保护着她的术士,而术士也永远在后方保护着他的剑客。

 

徐茶看着持枪的喻子衿,无奈的举起了双手,看着黄笙笙一步一步走来,仿佛认栽一般说道:“子衿呀,你可真不可爱。这是你的小女朋友吗?长得是可爱,就是凶悍了点。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小女生呀?”

黄笙笙红了脸,怒道,“闭嘴,谁让你叫他子衿的!”

“诶哟,还有小脾气呢。”徐茶好像也不害怕,笑道,“子衿呀,你那把枪是刚才从我那个手下身上捡的吧,他们两个的子弹,应该……”

“笙笙小心!”

喻子衿心道不好,这女人已经发现了,他已经没有子弹的事情,可能要对笙笙不利!

 

黄笙笙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很快做出了反应,亏得她身体反应迅速,下意识用匕首一个格挡,挡住了徐茶的一刀,两人一刀刃一对,便打了起来。

女人之间的打架,多半是抓头发,用指甲划脸什么的,但如今黄笙笙和徐茶都是练家子,两人之前你来我往,匕首交汇频频发出“锵锵”之声,两人身手不相上下,打斗之间惊险万分。

“你这个绿茶婊!”黄笙笙喘着粗气说,“老女人,还敢调戏我男人,对我男人动手动脚的,老子忍你很久了,别以为你长的着急我就会尊老爱幼了……早就想揍你丫的了,我今天不揍到你妈妈都不认识你这个老女人……我还就不姓黄了!”

徐茶被黄笙笙一番话气得不轻,女人都不能忍被人说老,像黄笙笙这种每句话都在戳痛脚的,着实让平时好修养的徐茶气得冒火

“妈的!你这个贱女人不能少说两句话!”

“不能,我偏要说!你这个老女人……绿茶婊……自己还以为你自己长得好看,简直是不害臊……谁给了你勇气,梁静茹嘛……梁静茹估计不会给你勇气,谁知道是谁给你的呢……简直是脸皮堪比天高地厚……眼角的褶子大概都能把蚊子夹死……你说你涂那么厚一层粉有用吗……并没有,现在粉都掉光了,你的口红还不掉,脸那么黄那么红的嘴……我真是要被你吓死了!”

黄笙笙好像很累了,说话也喘着粗气,虽然短短续续,但嘴上还不停的说着。徐茶彻底被激怒了,她的匕首挥的越来越快,很多下还是冲着黄笙笙脸去的,黄笙笙嘴上不停,身体也一直在动,闪避着对方的攻势。 

一声闷响,徐茶被身后的喻子衿袭击,打倒在地。喻子衿迅速的摁住了徐茶,从口袋中掏出了手铐,将徐茶的双手拷在了一起。

黄笙笙道:“我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!”

 

“笙笙?”喻子衿这才发现黄笙笙的不对劲,她的脸惨白惨白的,不像是累拖了的样子,“笙笙你怎么了?怎么脸这么白?”

“啊,其实我……”

其实黄笙笙在队长给挡枪的时候,腹部就中了弹,但那时候对面还剩下好几个人,她不敢倒下,只能硬撑着。直到现在,一切都尘埃落定,她硬撑着她的那根筋也松了,一闭眼直挺挺就倒了下去。

——TBC——

小小解释一下,现在有一些小的疑惑
下次更新会解释清楚哒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118 )

© 那撒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