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撒修

自我认证,小七本人过分可爱

这里小七,蟹蟹你点进来😘

全职厨,烦烦脑残粉,脑洞奇葩型段子写手,评论区反复横跳选手。

实名认证奶酪酪腿部挂件兼保镖@翻滚の肉团

热爱被评论也热爱四处留评,没事儿可能会视奸评论或者点过心和手的小可爱🙈不要方张我不是怪蜀黍

最后强调下,可以转载,但请告知我一声,不然我会在角落画圈圈diss你的!

【全职同人】荣耀熊孩子联盟番外(今生篇3、4)

√久违的今生篇番外!!!

√喻子衿X黄笙笙(喻队儿子和烦烦女儿)

√依旧未完,下次完结

荣耀熊孩子联盟目录

 今生篇前篇走这里: (1)  (2)

预警

大概有那么一丢丢......虐?

但请放心,我是笙笙亲妈哈哈!

本章有伏笔,可以猜猜哈哈


3

线人死了,车祸,肇事逃逸。

在这个多事之秋,这个车祸究竟是不是意外,所有人都一清二楚。和交通部门合作,很轻易找到了肇事的车辆,却发现那不过是辆被盗的车辆,车主当天在与人喝酒,饭桌上的人都能作证。车上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,手法很老到,很专业。

这个线人死前传来了消息,这个在边境走私军火的军火商X,在警方这边有卧底。

卧底是谁还没来得及说,便被灭了口。

上头嗅到了这件事并不简单,对经手过X事件的警察们都进行过一番调查,搞的一度人心惶惶。这位X猖狂已久,前些日子让警方抓住了些小尾巴,上面下达指示,成立专案组,由黄笙笙他们全队,加上一个新来的喻子衿,以及各处调来的一些办过类似案件有经验的警察所组成,并且下达了死命令,要专案组一个月内解决X。

 

黄笙笙叼着个面包,面无表情的向喻子衿打了个招呼,大眼睛下面的黑眼袋重的跟烟熏妆似的。

“审出来了?”

“嗯。”黄笙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“那家伙嘴可真是严,估计是经历过特殊训练的,我们用了不少方法,可算是让他开口了。今晚七点,X会去‘106天空酒吧’和人交易,我得赶快补个觉去,晚上还要去抓人。”

“你先去休息吧,”喻子衿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黄笙笙乱乱的头发,“晚上可是一场硬仗。”

“没问题!”黄笙笙笑起来,“有我在,咋说也不能让他再给跑了!这个案子拖了太久了,感觉办到现在人都要老了十岁,这个案子完了,可一定要好好休个假!唉!就算在家躺着打游戏,也是十分幸福的呀……或者,去哪儿旅游一趟也不错欸,去B市可以找斓曦玩,去S市可以找芸芸,去H市可以找悠悠姐和叶希姐玩……”

喻子衿看着已经开始畅想假期滔滔不绝的黄笙笙,忍不住催促道,“赶快休息呀,现在都快十点了,你一夜没睡,休息不了多久啦。”

黄笙笙冲着喻子衿摆了摆手,拖着沉重的步伐飘回了局里的宿舍睡觉去了。

 

106天空酒吧,黄笙笙穿着红裙子踩着小高跟慢慢的走了进去。她脸上虽然带着浅浅的微笑,但内心一直在担心,这鞋穿着会不会摔死她。

下次这种任务还是交给队里男同志干好了,黄笙笙内心十分不爽,却又得努力保持着自己的人设——一个叛逆期偷偷来酒吧,对什么都很好奇的小姑娘。

所以,这群直男队友们,一点都不怕他们的队花受到伤害吗?

直男队友们表示,你一个人都能揍趴我们半个队,有哪个敢对你心怀不轨的不两下就被你收拾了?

黄笙笙内心:活该你们单身。

吐槽归吐槽,黄笙笙穿梭在人群中,装作天真好奇的打量着整个酒吧,争取在昏暗的光线下,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她巧言巧语地拒绝了不少过来搭讪的男士,感觉有点头疼。这要是一直有人来打扰,她还怎么专心观察呀!

“小姐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

黄笙笙转头本想拒绝,却看到了冲她微笑的喻子衿,拒绝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又收了回去,她凑上前去,假装轻薄的伸手勾起了喻子衿的下巴,笑道:“这位小哥哥长得这么好看,当然可以啦!”

没等喻子衿反应过来,黄笙笙已经自然的挽过了喻子衿的手,两个人并排走进了舞池。撩完这一下相当开心,但是跑不了就很闹心了。黄笙笙感觉自己耳朵大概已经要熟了,却也只能保持着端庄的笑容挽着喻子衿往前走。

黄笙笙本人没什么经验,在她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中,打架可以,各种姿势都能hold 住,但跳舞这种高难度操作,她可是从来没学过,被喻子衿拉着,学着旁边的人,略微笨拙的跟上了他的脚步。

喻子衿一手放在黄笙笙腰上,一手扣住黄笙笙另一只手,用他那好看的眸子看着眼前红着脸的姑娘笑着说,“跳舞要专心,看我。”

“喂!”黄笙笙小声说,“我们可不是来玩的。”你这样我没办法专心办案了!

“人又不会在外面。”喻子衿凑在她耳边,温热的气息搞的黄笙笙耳朵痒痒的,“他们在包厢交易,其他人已经在包厢门口了,我们在这里接应。”

黄笙笙觉得有点奇怪,下意识想着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,却又在隐形的耳机里听到了接应的指示,于是便只能和喻子衿两个人老老实实的跳舞。

等到再次收到指示,就听到了人已经跑了的消息。

 

其实这个案子本身并不复杂,但黄笙笙感觉眼前就好像有一团迷雾,把近在咫尺的真相笼罩在里面,导致他们一直在附近转圈圈,怎么也抓不到那个X。

每次收到消息之后,天罗地网般的布局,都能让这个X溜掉。

内鬼。

黄笙笙不愿意去想,但她记得福尔摩斯说过“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,剩下的那个无论多么不可思议,那就是真相” 。很明显,内鬼就在专案组里。

而这类事情发生,从专案组成立之前,就存在。所以说,内鬼,应该在他们队里。

黄笙笙摇摇脑袋,想忽视掉这个问题,但摆在她面前的路就是,如果不解决掉内鬼问题,那个X怕是永远没办法抓到了。

可他们队里的人,不是一起办过好几年案的兄弟,就是初来乍到的喻子衿,这让黄笙笙如何从这堆人里挑出那个内鬼,然后把他送进牢里?

然而这都是后话,毕竟现在内鬼究竟是谁还不清楚。

 

 

4

黄笙笙坐在车上,扶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发抖,她的心里乱成一团麻,脚下也没了分寸,给着油门猛踩,幸好城市的街道限制了她的发挥,尽管如此估计这一趟下来,也会吃不少罚单。

 

昨晚,队长将她叫到局里楼上的天台,点了根烟,抽了许久后告诉她,他怀疑喻子衿就是内鬼。

队长从头到尾将喻子衿进队以来的情况掰碎了分析给她,黄笙笙又不傻,一直以来,她不是没有感觉到喻子衿身上那种不对劲,但她始终不愿意相信,青梅竹马多年,喻子衿会是这样的人。

“笙笙,你的心思我们都能看出来,所以这事儿我要单独和你说,我希望你明白,你是一个警察,该怎么做,你心里应该清楚。明天晚上喻子衿和我请了假,我们要跟着他,你就不要去了,明天给你放一天假,你好好休息休息吧,事情就交给我们解决了。”

“队长!”黄笙笙叫住她的队长,咬紧了嘴唇,握住拳头说道,“我可以参加行动的!”

“笙笙啊,你忘了吗?”队长掐掉烟头,拍了拍黄笙笙的肩膀,“你这种情况,是必须要回避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队长叹了口气,用力拍了拍黄笙笙的肩膀,从她身边走过。

“队长!”黄笙笙叫住他,“能……给我支烟吗?”

队长上下打量了黄笙笙半天,本想拒绝,又对上了小姑娘执拗的眼神,于心不忍,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,轻轻放在了她手上。

“队长!”

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没火。”

队长无奈,又回身给黄笙笙这位大爷把烟点上,末了还不忘嘱托一句,“抽不了就别抽啊!”

G市的夜里很静,黄笙笙倚着天台的栏杆,看着前方的万家灯火,内心波涛汹涌。她感觉自己眼眶湿润了,努力仰起头,搞一个四十五度的角度,让眼泪流不出来。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
这条路走了太远太远,她已经快要忘记了为什么出发。

为什么要当警察呢?她想有能力可以保护身边的人,保护爸爸妈妈、保护她喜欢的喻子衿,所以她去学打架,上警校,努力成为一名最优秀的警察。

但如今正是因为她是警察,所以她得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,被自己的队友们抓住,还要在旁边熟视无睹的看着他进牢房。

她不能任性,不能心软去救他、放他。她当上警察之后,她不再是喻子衿一个人的剑客,而是这天下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的剑客。

为什么会这样啊?!

黄笙笙拿枪很稳的手第一次颤抖,将香烟送到自己嘴边,一咬牙一闭眼,深深吸了一口,却在下一秒马上咳嗽了出来,随着她不断地咳嗽,眼泪也顺着她的脸颊划了下来。

真呛啊。

这玩意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啊!

 

一夜无眠,第二天黄笙笙疯狂用手机短信和电话骚扰喻子衿,但那边都没有回复,黄笙笙有点害怕,有点不安。

到了下午六点的时候,喻子衿终于给她回了短信,上面只有件简单单的一句话

“如果我没接电话就是我手机没电啦,一会儿七点的时候我得去给我老爸买他喜欢吃的新鲜的鱼,仿佛一个小孩子你要知道他最喜欢吃鱼啦。”

收到短信的那一刻,黄笙笙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,握着手机的手颤抖着,她赶忙将电话打过去,但那边喻子衿的手机已经提示了关机。

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,捂着脸差点哭出声来。十秒之后,她擦干眼泪,翻身下床,拿起车钥匙就走。

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

评论 ( 26 )
热度 ( 118 )

© 那撒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