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撒修

自我认证,小七本人过分可爱

这里小七,蟹蟹你点进来😘

全职厨,烦烦脑残粉,脑洞奇葩型段子写手,评论区反复横跳选手。

实名认证奶酪酪腿部挂件兼保镖@翻滚の肉团

热爱被评论也热爱四处留评,没事儿可能会视奸评论或者点过心和手的小可爱🙈不要方张我不是怪蜀黍

最后强调下,可以转载,但请告知我一声,不然我会在角落画圈圈diss你的!

【黄少天中心向】流年

√退役后背景

√粮食向

√穿越梗(三十多岁的烦烦回到过去见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)

√烦烦他宇宙无敌第一好!

1

圣心小学门口,黄少天拍着黄笙笙的肩膀嘱托道:“笙笙啊,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上小学啦,激不激动开不开心呀!你不要怪你麻麻不来陪你哦,你麻麻的工作可不像你爸爸这样好走开的哟。说起来你爸爸我当年也是这个小学毕业的哟,你从今天开始,就要成为你爸爸的学妹了,是不是很荣幸?上了小学就不能像上幼儿园那么自由啦,要多交朋友,和同桌好好相处知不知道啊?还有啊……”

黄笙笙背着小书包,顶着爸爸扎的双马尾,兴奋的说道:“爸爸你放心好啦!我一定会在学校好好学习好好玩哒!你不用太操心我啦,我会好好交朋友哒……”

父女二人在小学门口讲了很久,快到了上学的点,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别。

黄笙笙撒欢的往沿着学校的林荫道向教学楼跑去,黄少天就在她身后站着,目送着她的背影,直到消失。

人生啊,过起来是真的很快啊。一转眼,女儿都上小学了。如果能再回到年轻的时候,该多好啊。

黄少天今天为了送女儿报道,专门请了天假。女儿进了学校,请了假的黄少天闲来无事,便绕着学校转了起来。

 

2

圣心小学建校已有一百年了,矮矮的围墙上长满了青苔,黄少天轻轻的将手放上去,感受着砖头上冰凉的触感,思绪顺着G市温热的秋风悠悠荡荡,飘回了很多年前。

抬头看着这片墙头,黄少天仔细的从斑驳的光影中寻找着,看看有没有哪个调皮的小子逃学留下的脚印,可惜并没有。黄少天不禁内心感慨,如今这圣心小学管的也愈发严格了起来,想来有胆逃学的小子,应该是不多了。

一声闷响适时传来,黄少天睁大了眼。一位身着校服的少年,身手矫健的从墙那边翻越而来,在黄少天的身边稳稳落地。

那少年见身旁有人,下意识看了一眼对方,心里琢磨着不会那么巧碰上检查的老师了吧。然而,黄少天本人却在下一秒愣住了。这这这……这小朋友怎么长得这么像自己啊!

二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,那少年先行开口道:“这位大叔您不是老师……吧?看大叔您这样一表人才的样子,一看就不可能是学校的老师啦,您在这学校门口做什么啊?我家里有点事儿,着急呢,就先走啦!”

“等等!”黄少天下意识叫住了他,看着面容酷似自己的少年,黄少天忍不住想与他多说几句话,“小朋友,你要知道,逃学是不对的!虽然我也不是你们老师啦,我是学生家长,刚刚送我女儿来上学,你们这样偷偷跑出来,家长会担心的。”

“大叔……你好啰嗦啊!”那少年说道,“你要不是学校老师那我就放心啦!我这着急走呢,今天荣耀账号卡九点开售,我这着急着呢!不和你说啦,大叔有缘再见啦!”

那少年拔腿欲跑,却被黄少天再次一把拉住,“诶诶,荣耀账号卡不是很好买的吗?什么时候需要九点开售去抢了?小朋友你也玩荣耀嘛?叔叔荣耀玩的很好的,可以教你哟?”

“等等!”少年突然不再挣扎,惊喜道:“叔叔你是玩过内测的嘛?这么厉害的啊,果然大人就是不一样啊!那荣耀到底里面是什么样的呢?据说是第一视角的操作系统诶,是不是代入感很强?游戏画面听说也不错诶,听说荣耀还是个挺吃操作的游戏,现在公布的24个职业都不错啊,我还没想好选什么职业呢。大叔你需要买账号卡吗?九点开售我知道附近有一个地方卖的,不然我们一起往哪儿走,你顺便给介绍介绍呗。”

黄少天心想,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儿,闲着也是闲着,而且这个少年给他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,不如跟着去看看好了。一路跟着那少年走,黄少天内心的疑惑逐渐加深,这附近的街道与他和女儿早上来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他小学时期特别喜欢的一家早茶店,在十年前就已经搬走了,但现在这家店赫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那少年道:“大叔!我要非常郑重的向你推荐这家早茶店!他家的叉烧包奶黄包烧卖蒸饺什么的都特别好吃的!我有的时候早上上学路过这里,都会在他家吃早饭的!”

两人已行至荣耀账号卡贩卖点前,排在长长的队伍最尾。黄少天探究的看了一眼那少年,作为昔日联盟的剑圣,他的观察力不俗,这种种诡异的现象,以及第十赛季的先例,黄少天不傻,很快就明白了过来。

和当年第十赛季笙笙穿越一样,自己也穿越了,而面前的这个人,多半是——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阳光下,那少年冲他笑得无比灿烂:“我叫黄少天。”

黄少天心道果然如此,这次穿越说来就来,他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遇上了年轻时候的自己,真的是一种无比奇妙的体验。

“那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反应过来的黄少天,听着自己被自己叫大叔,有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。他算是同龄人中保养的不错了的人,出门看大家多半都会以为他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小孩儿们叫哥哥的都有不少。结果这一穿越碰上年轻时候的自己,竟然叫自己大!叔!

有一种特别想胖揍一顿,却又觉得打自己这种事情太变态了有点下不去手。

黄少天想了想道:“我叫夜雨。夜晚的夜,下雨的雨。你以后别叫我大叔了啊!就叫夜雨就好!而且!我还年轻着呢!下次再叫大叔信不信我揍你哟!我刚才给你介绍完二十四个职业,你有没有想好要玩什么职业呢?”

“没有欸!这么多个职业让我一下子选也很纠结啊!我想想啊,你是说魔道学者可以骑着扫把飞是吗?不然我玩魔道学者好啦?飞来飞去的多帅啊!”

“不好!”黄少天急忙制止了小黄少天同学,“啊啊啊,小黄同学你什么眼光的!玩什么不好,非要和那个王大眼玩一个职业,不好不好!你还是玩剑客吧,将来一定可以把那个王大眼摁在地下摩擦的。”

“王大眼是谁啊?他眼睛很大吗?我为什么要把他摁在地下摩擦呢?”小黄少天问道。

“因为这个人有邪王真眼。”黄少天一本正经的忽悠着年轻时候的自己,一点都没有愧疚感:“我们需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!所以你怎么考虑的?要不要玩剑客呢?剑客……”

“我觉得也是,我想玩个近战,远程不太适合我,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人正面刚,远远的放技能多无聊啊!听说战斗法师也不错啊,不然我玩战斗法师好了。”

“玩什么战斗法师啊!”黄少天叫道,“你要是玩战斗法师那岂不是又和老叶那个没下限的家伙一个职业啦!战斗法师打起来没什么意思,没有剑客操作起来顺手,剑客绝对是最适合你的职业!相信我!”

“所以说?大叔你——”小黄少天同学看着大黄少天一脸不善的眼神迅速改口道:“夜雨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话很多欸!你就直接说想让我玩剑客不就行了,还要绕这么大一圈问我想玩什么,虚伪!”

黄少天被年轻时候的自己噎到没话说,他气的用力一拍小黄少天的肩头,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黄少天同学!你知不知道,别人都可以说我话多,你说你有什么立场还嫌我话多啊!我现在话已经比当年少多了好吗!而且喜欢说话怎么啦?话痨不好吗!你以后就知道,能说话也是一个巨大的厉害武器了!!!你现在太年轻,还是不懂……”

小黄少天无奈的掏了掏耳朵,转过头去。夜雨大叔的声音悠悠的灌入他的耳中,又快又多还有一大堆废话,等到他的声音后来渐渐消失,小黄少天一回头才发现夜雨大叔已经不见了。

总算是走了啊!

买上了账号卡的小黄少天,在网吧第一次插卡的时候若有所思。不一会儿,小黄少天的小脸扬起笑容。

哎呀!这下知道该起个什么名字啦!

 

 

3

黄少天不知不觉的离开了队伍,心里还在腹诽着,感觉特别的哭笑不得,竟然被年轻的自己嫌弃了话多,简直是人生难得的大奇遇了。而且这一趟穿越,还让他达成了【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揍】的成就。

周围的街道还是昔年的模样,黄少天回头不见了那长长的队伍,也不见了十二岁的自己,干脆随便转了起来,就当是回忆回忆青葱岁月了。沿着脚下的这条小街道,走到尽头,便是那家自己当年玩荣耀的小黑网吧。

这家网吧又小、光线又昏暗、老板又黑心,而且真的是个可以让未成年人上网的黑网吧。最滑稽的是,这家网吧就叫“小黑网吧”,真的是十分合适的名字了。

黄少天摸了摸口袋,身上刚好有张账号卡,虽然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能不能用,不如去那里玩会儿好了。就当是,回到学生时代,体会下背着家长上小黑网吧的心情罢。

黄少天哼着小曲儿,在小黑网吧那奸猾老板的注视下,掏了十块钱买了三个小时的上网时间。

B区16号机一坐下,黄少天惊讶的险些没站起来,这十五号机坐着的,不就是年轻时候的自己嘛!

小黄同志正专心致志的蹲在草丛里,一动不动的,视角转在下方,那里正是蓝溪阁公会在杀一只野图boss。

黄少天心中了然,这大概是到了自己满世界抢boss的年龄了。这事儿可是后来被老叶那家伙抓着黑了他好多年,让后来的黄少天不禁后悔当年为什么没多抢他嘉王朝几只boss。

那边的小黄同志抓住机会,冲了出去,一个利落的三段斩开路,几个走位便移到了boss身边,一个银光落刃使出,刚好收割掉那boss 的最后一滴血。

皮完这一下就可以溜了,小黄少天混迹在人群中,刷着文字泡嘲讽着蓝溪阁的群众们,然后抓着机会溜了出去,跑了好远,方才停下,坐在地上默默地吃饭回体回蓝。

小黄少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摘下耳机伸了个懒腰。目光所及,小黄少天一眼便看到了身旁坐着的人。

“欸?你是……夜雨大叔吗?”小黄少天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啊?来玩荣耀吗?我给你讲啊夜雨大叔,我后来为了纪念您当年在荣耀初期的提点之恩,我可是用您的名字起了账号卡名呢!”

黄少天反应过来,无奈的给了对面的小黄少天一个脑崩儿,看着捂着脑门瞪着他的小黄少天哈哈笑道:“原来夜雨声烦这个名字还是这么来的啊!你这个小兔崽子真是调皮,要遇上一般的人,肯定是要揍你,但你遇到的是我,所以才没有挨揍知道吗!你认识一叶之秋吧,像他那么皮的人,以后肯定——”

黄少天止住了话头,内心思索了很久,老叶这家伙,祸害了职业联赛这么多年,到职业生涯最后还顺走了一个冠军,说来还真没怎么被人制住过,可以说是很气了。

“肯定会怎么样啊?”小黄少天说道:“夜雨大叔你放心,我荣耀技术很好的,他们一堆人围剿我,我都能跑掉的呀!所以你不要太过操心我,你看他们boss 被抢的样子怎么这么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,所以说抢boss真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夜雨大叔你带卡了吗?不然我们来pkpkpkpkpk吧! ”

“好啊!让我看看这时候的我……你,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。” 黄少天插卡上号,“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啊小黄同志,所以你可一定要好好打哟!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吧!”

手中这张“夜雨声不烦”的账号卡早就是满级了,因为穿越的原因,这张账号卡的等级被调整到了这时候的最高级。大小黄少天两个人絮絮叨叨的开了竞技场,愉快的pk了起来。

尽管已经快四十岁的黄少天手速比不上十四岁的黄少天,但他荣耀二十多年的意识与熟练的操作,可是十四岁的黄少天所比不上的。他并不需要太快的操作,就可以把十四岁的黄少天摁在地上摩擦。

小黄少天屡战屡败、屡败屡战,对手很强大,也很了解自己,虽然被揍得很惨,但这位夜雨大叔会给出指导,会提出他操作中不足之处,一把一把过去,他不断地修正着自己,把自己变成一块海绵,吸收着经验和技巧,提升着自己的实力水平。

黄少天看着十四岁的自己,在一场场战斗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,不禁感到十分满意。

“黄少天!你进步的很快嘛!果然不愧是黄少天,不但长得帅,而且学习能力也很强,手速也很快,操作也很熟练,就这么练下去,迟早有一天会成为联盟的剑圣!”

黄少天厚着脸皮对着十四岁的自己说了这样一番话,感觉有点羞耻度爆表,对着自己夸自己,简直感觉自己自恋的像个神经病……

“哇。夜雨大叔你这么说我还感觉怪不好意思的。虽然我确实很厉害啦,但是……”

两个人竞技场打了好几场后,小黄少天提议不如去地图里转转,看能不能碰上谁家再打野图boss,他想顺手抢下一个,作为多年不见的纪念品送给夜雨大叔。

黄少天也想体会一把当年满世界抢boss的盛况,便欣然同意。却没想到刚进野外不久,就被人盯上了。

不用大黄少天提醒,小黄少天抢先说道:“夜雨大叔小心!有人在埋伏!”

两个人眼神一交会,便明白了对方的想法。由夜雨声烦开道,夜雨声不烦殿后,两个人冲着包围圈就直直冲了过去。技术足够,直接就碾压了对方,直接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

对面的包围圈急剧收缩,大小黄也打的兴起,在包围圈中反复横跳,杀了对方不少人。

皮这一下,特别开心。

术士的六星光牢悄然出现在了二人的旁边,夜雨声不烦提前预判,一个三段斩便闪开了,而夜雨声烦毕竟还年轻经验不足,便一不小心中了招。

黄少天眼见这个猥琐的操作,便明白了这人是魏老大,心里起了几分捉弄的念头,冲了上去找上了魏老大。

事实证明,魏老大总是给他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神一样的少年,这话还是没有假的。快四十岁老年人手速的黄少天尽管有经验,但跟魏老大对上还是打的很吃力。

黄少天歪头看着被围殴的小黄少天,告诉他:“这个老鬼我也打不过呀,小黄同志你保重呀,我先溜啦!”

黄少天本人尽管打起来吃力,但溜走还是容易的,而被他卖了的小黄同志被很快就被蓝溪阁众人围在了中间。

接下来就是魏老大开始劝说自己加入蓝雨了。

黄少天在旁边饶有兴趣的围观着这一幕,印象中他当时第一反应是这个老鬼是个骗子,绝对是抢他boss抢多了在报复自己。后来这个老鬼天天追着自己,让他加入。他耳根子软,又对荣耀感兴趣,被魏老大那套“我觉得你特别有潜力,一定能成为联盟最厉害的剑客”说辞给唬住了,期间纠纠缠缠,魏老大还来了自己家里劝说父母,最后终于是被魏老大领到了蓝雨训练营。

黄少天忍不住心想,魏老大当年果然还是很有眼光的。

身边的小黄少天操控着夜雨声烦在城中复活,他摘下了耳机,扭头看着大黄少天说道:“夜雨大叔啊,这个老鬼要我加入蓝雨训练营你说我到底去不去呀!听起来是很酷炫啦,但这个老鬼会不会是骗子呢,现在职业联赛也就办了第一年,看上去穷酸穷酸的。职业联赛有那么有意思吗?”

“有意思啊。”黄少天笑着回答,“你会遇到很多和你一样喜欢荣耀的人,他们实力都很强,都是十分强劲的对手。而且当了职业选手以后,每天都要训练,反复而枯燥的训练,没有玩网游有意思……”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,给十四岁的自己,说了些这么多年很辛苦的地方,“所以,你愿意当职业选手吗?”

“夜雨大叔……我听你的语气就知道,你肯定是想让我去的嘛!”小黄少天面带无奈的说道,“其实这些魏老大也和我讲过啦,虽然这老鬼真的挺能忽悠的,但他还是把利弊和我讲清楚了。”

小黄少天把玩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拔出来,歪头看着大黄少天, “我其实心里还挺想去的。夜雨大叔你要知道,我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,网游里的对手怎么能满足我呢?我想带着我的夜雨声烦去荣耀职业联盟里,打出我自己的名堂来,成为联盟里最厉害的人。为了这个目的,受点苦受点累也是值得的,毕竟……” 他的眼睛在网吧昏暗的灯光下依然亮亮的,眉头轻快的飞舞着,“荣耀真的很有意思啊!”

“那么,你可一定要努力哟!祝你未来可以拳打嘉世一叶知秋,脚踏霸图大漠孤烟,胖揍轮回一枪穿云,最后把微草那个王不留行摁在地上反复摩擦!”

尽管最后这些事情做的并不怎么容易,但黄少天决定给少年的自己一点希望。毕竟这些人,虽然都是荣耀的顶尖大神,但对于他黄少天来说,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对手啊!

 

 

4

天色渐晚,黄少天离开小黑网吧后,便慢悠悠的溜达到了蓝雨主场的比赛场馆。黄少天本人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穿越回去了还是在哪里,趁着场馆此时没了比赛,也无人看管,干脆溜了进去。

昏暗的灯光下,场馆里空无一人,黄少天沿着入场通道而行,心中思绪翻涌而出。这条路他走了将近有十年,一步一段时光,那个刚出道时梦想着成为大神的自己在日日夜夜的练习中,成长为了有“妖刀”之称的剑圣;和队长反反复复的练习和配合中,两人一起成长为了蓝雨的“剑与诅咒”。一个赛季堆叠着又一个赛季,日子揉碎在反复枯燥的训练、和不断的比赛和复盘中,时光好像一双有魔法的手,将他们青涩的面庞变得成熟,将他们年轻灵活的双手变的迟钝。

轻轻的闭上眼,黄少天好像听到了场馆里震天的呼喊声。他好像看到了一片蓝色的海洋,听到了有人在喊“蓝雨”、在喊“黄少天”、在喊“喻文州”、在喊“夜雨声烦,剑定天下”、在喊“文起四海,以喻九州”……

他好像感觉到自己真的回到了过去。。队伍前方的队长永远挺直着脊梁走在前方,他坚决的背影总会抚平自己心中那么一点紧张;身后跟着小卢蹦蹦跳跳的,上个场总是和自己说个不停激动不已;后面缀着的郑轩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徐景熙总是紧张兮兮的一副样子,李远和宋晓总是在最后走的一本正经;还有于锋和林枫,在他们转会离开之前,在蓝雨也是度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。

黄少天走到了场地中央,感觉到身后有人裹挟着酒气走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并没有回头,直接开口道:“黄少天?”

“夜雨大叔?”小黄少天见到大黄少天显然十分激动,又加上喝了些酒的缘故,话忍不住更多了起来,“你怎么会这会儿来这里呢?怎么?是不是今天比赛完来重温下胜利的感觉呀!话说夜雨大叔你这么多年也没见变老啊,保养挺好欸!跟我几年前见你是一个样子。你今天有没有来现场看我们的比赛啊?今天本剑圣发挥的特别好,我们从微草手上拿下了蓝雨史上的第一个冠军呢!”

黄少天转身看向第六赛季的自己,哈哈笑着说道:“我当然在今天的比赛现场啦!这么重要的比赛我怎么可能不在呢?!今天你表现的确实是太棒了,恭喜你拿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,要继续努力呀!怎么样?拿冠军的感觉,不错吧?”

“棒极了!”小黄少天得意的说,“感觉之前那些努力啊都值回本啦!不管之前训练有多辛苦,拿到冠军的时候感觉简直是太爽啦!”小黄少天打了个酒嗝,揽着大黄少天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呀,当我和队长把奖杯举起来的时候,那时候整场都沸腾起来啦,我看见于锋那家伙还偷偷抹了眼泪呢,奖杯沉甸甸的,但感觉那做工相当不错啊!虽然金灿灿的,但队长说那最多就镀了层金,还不知道那金是不是真的。不知道这奖杯放个十年二十年会不会掉色掉成个黑的啊,后来的蓝雨新人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只得了个第三吧,虽然好像咱们比赛也没有要评个第三啦……”

小黄少天拉着大黄少天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,喝了酒的人说话也没什么逻辑,有些话还会翻来覆去的反复说。黄少天感觉自己脚都站麻了,而第六赛季的自己从见面到现在嘴就没停下来过。

黄少天认真的想,自己当年还真是厉害呢,说这么久的话也不会觉得累。

“夜雨大叔!”小黄少天叫道,“你知不知道我有那——”小黄少天站在大黄少天身前,将双手渐渐张开,拖了很长很长的音,把胳膊伸展到了极限来比划,一直到了呼吸困难,才继续道,“——么开心!”

 “我知道,”黄少天道,“我还知道,你们还会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。”

第六赛季的黄少天冲着他摆了摆手,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比赛场馆。黄少天看着二十岁的自己离开那个体育馆,仿佛看见岁月从自己身上剥离,将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这里,留在了他的心里。

 

 

5

黄少天心里琢磨着,这一切来得太快去得也太快,看到年轻时候自己的样子,欣喜之中,也不禁会感慨着自己当年为什么是这样一副德行。

荣耀、冠军,是他穷尽整个青春所追求的东西,是他这一生最宝贵也是最值得珍惜的记忆。

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“噗通、噗通”的快速跳动着,他清楚的感受着荣耀这个词语对他带来的触动。数十年的时光让他不复当年的手速,岁月带走了他的才华,却无法带走他的一腔热血,他于荣耀的赤诚。

黄少天想起叶修哪个家伙说过,“荣耀这游戏,他再玩十年都不会腻。”

他亦如此,他们亦如此。

被二十岁的黄少天拉着站了半天,黄少天有点累了,出了场馆,便在路灯下的一个长椅坐了下来。

远方昏暗的灯光下远远走来一个拖着行李箱的人影,黄少天抬头望去与那人目光相对,那人径直向他走来,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“夜雨?”

大黄少天笑道:“不叫大叔了?”

“嘲笑我有意思吗?”小黄少天吐槽道,“或者说,嘲笑自己有意思吗?”

“你终于知道了啊!”大黄少天说道,“你可不知道你叫我那么多次大叔可是要把我,不,你自己气死啊!不能好好善待下未来的自己吗?”

“我那时候小,又不知道!而且你这样估计都三十多岁了吧,我第一次见你那会儿才十二岁,不叫你大叔叫什么啊!”小黄少天道:“我也是刚刚才明白的,毕竟咱俩是一个人,我是越长越像你,之前第十赛季又有笙笙来过,而且你还每次都出现得那么诡异,我又不傻,你知道的。不过说起来感觉你保养的不错欸,看上去一点都不显老,值得表扬。”

“表扬个鬼啊!”大黄少天毫不留情的敲了小黄少天一个脑瓜崩儿,小黄少天嗷嗷叫道:“哇,你这也太残忍了吧!你说你是不是变态啊,连自己都打!!!”

“我不是变态,警告你啊!可不要随便骂我,你这可是在骂自己,骂自己你知不知道啊!”

“好吧,我收回之前的话,英明伟大善良正直帅气的未来的我,你怎么这次又出现了呢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大黄少天摊了摊手,又问道:“你是……宣布退役了?”

小黄少天推了推手上的行李箱说道:“那不然呢!这不是很明显嘛,要搬回家咯!本剑圣也到了下岗的时候了,要当一段时间的待业青年了。话说,”小黄少天冲着大黄少天笑得暧昧,“你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讨到老婆吗?”

大黄少天对着小黄少天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,冲着他勾了勾手示意他靠近,凑在他耳边悄悄的说,故意慢悠悠的说,“等着吧!”

如愿以偿的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一副炸毛的表情,黄少天十分得意地说,“反正我现在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咯!生活特别幸福美满,老婆温柔体贴,女儿活泼孝顺,除了有个混小子惦记着自家闺女,其他方面还是非常美好的。”

“也不错啊。”小黄少天顺着这话,脑海中浮现了这样的场景,“这样感觉对未来还是有满满的期待啊!”

“那可不呗。”黄少天歪头看着年轻的自己,“退役,只是职业生涯的结束罢了。我们只不过是一段故事结束了,但现在,另一段故事又已经开始了,所以放心大胆的展望未来吧!黄少天!”

“好!”小黄少天握拳,给了大黄少天一个坚定的眼神,“既然荣耀已经结束啦,那我就要向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目标好好努力啦!”

黄少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这个刚退役时候的自己,不过也才27岁,还是很好的年纪,还有更广阔的未来等着他去创造。

“你一定要好好找一份工作,可不能就靠着职业期间的那点钱就过日子啦,毕竟以后还是要给老婆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的,作为男人一定要努力呀!还有纠正你一下……”

小黄少天眼中大黄少天的身影渐渐透明了起来。

“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。”

 

 

6

电话铃声嘟嘟的响起,黄少天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那个人略带抱歉的声音——

“少天,我今天得小小加个班,把结案报告写完。应该也用不了太久啦,不过可能赶不及去接笙笙,你要是这会儿有时间的话,先去接下笙笙吧,我大概六点在公园门口等你们。今天笙笙第一天上小学,我们带笙笙去庆祝下,带她吃她爱吃的那家去!”

“好啊!”黄少天笑道,“我这儿刚好结束啦,这就赶着放学点去接咱家笙笙去,我的大宝贝儿你好好工作呀,争取早点做完早点来,我和笙笙等着你哟!”

黄少天在圣心小学的门口,看到了放学的黄笙笙。自己闺女正在愉快的和喻子衿小朋友说着话,在校门口依依惜别。看的黄少天气的那叫一个牙痒痒,腹诽着这个一天到晚惦记自己闺女的混小子!生气!

黄少天走上前去,迎面碰上了正好来接儿子的喻文州,喻文州无视了黄少天不善的眼神,自然的和黄少天聊着家长里短等着孩子们。黄少天与喻文州搭档多年,心中对自家队长的套路摸得一清二楚,这个家伙正在给自己儿子争取时间呢!

不当队长好多年,心还是这么脏!

黄少天挂着牵强的微笑送走了喻文州父子,低头看自己女儿又挂上了一副黄少天式无比灿烂的招牌笑容。两个人牵着手往公园走,黄笙笙小朋友丝毫没有感觉到父亲之前的小情绪,兴奋的给黄少天讲着今天学校一天的事情。

在听到了若干个喻子衿的名字后,黄少天感觉整个人都不太美好了。

这时候,有人轻轻挽过了他另一只手,笑着说:“谁惹我家少天不高兴啦?”

“没有的事儿!”黄少天余光看见自己女儿疑惑的眼神不好说些什么,又凑在自家老婆耳边小声说道,“咱家女儿嘴里现在成天都是那个喻子衿!!!老婆,你说这事儿能忍嘛!!!喻子衿那个混小子有什么好的,让咱家笙笙一天到晚魂牵梦绕的,关键是刚才队长还在故意拖延着我,给他儿子创造机会……”

“爸爸!”黄笙笙撇着嘴大声说道,“爸爸你为什么要给妈妈说悄悄话,我也要听!!!爸爸你偏心偏心偏心偏心偏心!!!!”

“你爸爸没说什么悄悄话啦。”黄夫人歪头挡住黄少天的视线,冲着黄笙笙比了个大拇指,“很棒!我感觉你已经成功攻略了你的未来公公!不愧是我女儿!”

“哇!老婆你给咱闺女说什么呢!我给你说你这样……”

 

夕阳下,一家三口的影子在他们身后被拉得长长的。三个人吵吵闹闹的牵着手走着,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他们携手走向他们的未来。

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,未来的日子正等着我们一步一步的走来。黄少天正在努力创造着新的荣耀,他们的荣耀永不散场。

=================

可能自己入坑太晚,最近的烦烦中心向好少,只能自割腿粮。

顺手安利一波暖暖前几天和我的换粮,烦烦中心向写的简直太棒啦!

【黄少天中心向】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它

以及解释下黄笙笙是烦烦亲闺女,喻子衿是喻队亲儿子。

两个小朋友出场于我的荣耀熊孩子联盟,专门写他们孩子们穿越第十赛季的欢脱向故事。

话说我好像真的很喜欢穿越梗哈哈。

话说大家看我真诚的双眼,本篇自我感觉特别良好,眼神疯狂暗示求评论哈哈!我特别禁夸,真的!

评论 ( 58 )
热度 ( 171 )

© 那撒修 | Powered by LOFTER